星期一, 6月 24
Shadow

啊~班长做了我一节课渺渺 体育老师在单杠渺渺一节课

  有那么一瞬间,渺渺想要不顾一切的逃跑,可是,医生的话又适时的在耳边响起。

  “你父亲的心脏问题已经非常严重,需要尽快手术,否则下一次发病就没有这么好运,能够救过来了,手术费用大概在五十到六十万之间,你尽快准备一下。”

  渺渺当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母亲刚走,父亲又病倒了。

  而她这几年在国外是靠着在餐厅打工生活的,根本没有什么积蓄,让她去哪里去找那么一大笔钱?

  可是,母亲没有了,甚至连最后一面她都没有见到,她不能再没有父亲了,无论怎样,她都要救活父亲!

  “好、好了。”渺渺深深的吸了一口中气,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站着的是专门负责会所酒吧KTV的领班金姐,她看着渺渺脂粉未施的脸直摇头:“你就打算这样去陪客啊?你在里面这么半天干嘛了连妆也没化?”

  “我、我……”渺渺很是心虚的低着头,刚刚她光顾得跟身上这件衣服过不去了,根本就忘了化妆这回事。

  “哎,算了算了,没准儿就有哪位金主专门好你这一口呢,跟我走吧。”金姐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扭着妖娆的身段走在了前面。

  渺渺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往下拽着裙子。

  “怎么?你很紧张?”金姐一边走着,一边回头瞟了渺渺一眼问道。

  “我、我之前没做过。”渺渺努力扯了扯嘴角,心中无比苦涩,打死她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走了这条路。

  “哎,好好的女孩子,要不是走投无路谁会做这个啊?”金姐叹了一口气,很是同情的拍了拍渺渺的手,劝道:“既然决定了,那就想开点,不过就是陪人喝喝酒,被人摸几下,没什么的,如果运气好,碰上一个真心喜欢你的金主,把你包了,那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愁了。”

  “嗯,谢谢金姐。”渺渺咬了咬嘴唇,暗自下定了决心,为了父亲,她别无选择,只能豁出去了。

  唐昊面无表情的跟在服务生后面,来到了888号包房,他一直想不明白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的,要不是今天这个合作项目对公司很重要,他是绝对不会赴约的。

  “哎哟,唐总,您总算来了,快快请上座。”一进门陈氏企业的总裁便迎了上来,极为热情的招呼着。

  “陈总久等了。”唐昊公式化的点了点,神色漠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陈亮哈哈一笑:“唐总说的哪里话,我们等一会儿那还不是应该的吗?”

  “对对对,唐总您太客气了。”包间内的其他陪客也纷纷附和。

  唐昊大概扫了一眼,无非就是一些想要通过陈亮和唐氏搭上关系的小公司,便勾唇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服务生,没看见唐总到了吗?赶紧的上节目!”陈亮冲外面喊了一嗓子,便举起酒杯冲唐昊说道:“来唐总,我敬你一杯!”

  唐昊拿起面前的酒杯冲他举了一下,放在唇边轻轻的抿了一口。

  渺渺跟在一群浓妆艳抹,自带香风的女人后面,心情无比忐忑,怀着一种壮士就义的心情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到了包间门口,她抬头看了一眼,888,发发发,倒是个吉利数字。

  渺渺苦笑了一下,希望今天一切顺利,来个开门红吧。

  门打开,金姐带着她们走了进去,满脸带笑的说道:“各位老板,这些都是我们这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姑娘,希望各位老板玩儿的尽兴。”

  “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出去吧。”陈亮冲金姐挥了挥手,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早就陷入了女人堆儿。

  “好的,姑娘们好好伺候各位老板。”金姐又嘱咐了一声,便向门口走去。

  “金姐。”渺渺偷偷的拉了她一把,眼巴巴的看着她,刚刚下定的决心在踏入这个房间的那一刻便开始慢慢瓦解。

  这个房间里的氛围让她压抑,她不由自主的颤抖,她想要离开。

  金姐凑到她的耳边悄声说道:“这个房间里的人个个都是大金主,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说完,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便离开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其他女人早就各自坐在了不同男人的身边,只剩她自己还站在那里。

  渺渺突然有些无所适从,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尤其是感觉到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她看过来的时候,她恨不得立刻拉开房门跑出去。

  “哟,这个小姑娘是新来的吧?”陈亮饶有兴趣的围着她转了一圈儿,笑道:“跟别的有些不一样啊。”

  “对、对不起老板,我是新来的,不、不太懂规矩。”渺渺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战战兢兢的解释。

  唐昊对这些没有丝毫的兴趣,那些女人进来的时候,他低着头喝酒,眼皮也没有抬一下,直到渺渺开口说话,他才猛地一下抬起头。

  她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的这么暴露?

  唐昊立刻有一种杀人的冲动,可是,他忍住了。

  他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渺渺,神情漠然。

  陈亮哈哈一笑,一把将渺渺搂进了怀里,“不懂规矩没关系,我来教你啊。”

  说着将他手里的酒杯放到了渺渺的嘴边,“来,先把这杯酒喝了。”

  “我、我不会喝酒。”渺渺不停的闪躲着,心中阵阵作呕。

  “干这行,不会喝酒可不行。”陈亮搂着她的肩,一路将她拖到了沙发上,嘿嘿淫笑着,要不要哥哥喂你啊?

  “不要,你放开我。”渺渺极度羞恼,不停的向旁边躲着。

  可是,陈亮哪肯放过她,早就含了一口酒,扳着她的头,冲着她的嘴亲了过去。

  “不要!”渺渺不停的挣扎着,她绝对不能让他亲到,好恶心。

  可是,陈亮的力气极大,她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而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在嘻嘻哈哈的看笑话,根本不可能来帮他。

  唐昊端着酒杯的手青筋暴涨,他忍无可忍的站起身,几步走到近前,一脚踹在了陈亮的肩上,紧接着一杯酒冲着他的头浇了下去,陈亮吃痛,一下子歪倒在沙发上。

  渺渺回头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唐昊周身散发着森冷的寒气,将手中的杯子“啪”地一声摔在地上,一把拉起渺渺的胳膊便向外走去。

  “哎,唐总,怎么个意思啊?”陈亮整个人有些懵圈,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渍,口气中已带了隐隐的怒气。

  唐昊回头,眼神狠戾,陈亮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我的女人你也敢碰?”

  “什、什么?”房间里众人面面面相觑,唐昊的未婚妻不是何氏企业的千金吗?什么时候变成个陪酒女了?

  不过他们很快便又反应过来,未婚妻是未婚妻,女人是女人,像唐昊这种帅气又多金的青年才俊,有几个女人还不正常?

  陈亮从沙发上站起来,陪着笑说道:“唐总息怒,我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您的女人,不然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咱坐下来慢慢谈,慢慢谈。”

  “不必了!”唐昊冷冷的扔下三个字,拉着渺渺摔门而去。

  “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儿?”渺渺一路挣扎着被唐昊拽出了会所,塞进了他的车里。

  “放我下去!”渺渺不停的拉着门把手,可是车门上了锁,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打不开。

  唐昊一言不发,发动汽车,猛踩油门,“嗖”地一下窜了出去。

  渺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她手忙脚乱的抓住车门上方的扶手,大声叫道:“唐昊,你疯了?你想死别拉着我!”

  唐昊紧闭着双唇,不发一言,只是回头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反而开的更快。

  渺渺不敢再说话,浑身紧绷,闭着眼睛不敢看,只听到呼啸的风声和一声紧似一声的汽车鸣笛声。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又或者只有十几分钟,车终于停了下来。

  渺渺睁开眼睛,发现他们此刻正停在一栋别墅的门前。

  唐昊依然不说话,拉开车门,直接将她从座位上拽下来,向着别墅里面走去。

  他的力道很大,渺渺感觉她的手腕都要被拉断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带她来这里要做什么,可是,她根本无力反抗。

  唐昊砰地一声将别墅的门关上,一把将渺渺甩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渺渺捂着手腕站起来,盯着他没好气的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还要工作。”

  “为什么在那种地方工作?”唐昊终于开口,语气森寒。

  渺渺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虚,故意无所谓的说道:“工作嘛,自然是为了赚钱。”

  “呵,赚钱?好!”唐昊怒极反笑,他掏出钱夹,抽出一沓百元大钞,直接砸在了渺渺的脸上,怒吼:“是不是只要有钱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好啊,我给你,你来陪我睡!”

  渺渺被砸的脸歪向一边,看着一张张钞票飘然落地,就像她的尊严,被砸进了尘埃里。

  她缓慢抬头,看向唐昊的眼神里充满了悲哀,这个就是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