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9
Shadow

一个㖭B两个在上面40有什么含义

  沈厉,正是宁雪的前夫!

  当年她刚生完小孩,沈厉看都没来看她一眼,却叫人送来了离婚协议书,在她还动弹不了的时候把她赶出医院。

  宁雪以前有多爱沈厉,现在就有多恨沈厉!

  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沈厉给的!

  宁雪抬头看向高高的帝双大厦。

  帝双大厦地上101层、地下3层,1楼至4楼都是商场,往上是会议设施、饮食层,9楼至77楼为办公室,再往上都是酒店,94至100楼为观光、观景设施。

  沈氏集团的核心办公区在77楼,拥有专属的电梯,电梯不仅不与通用电梯区分开,还设立了独立的密码。

  寻常人根本到不了专属电梯的入口,更别说上去了。

  宁雪直接从商场门口进去,她踩着尖头高跟鞋,穿着一袭黑色的修身小裙子。头戴一顶圆顶礼帽,微微遮住漂亮的眼眸,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漂亮小方包,显得性感娇娆又冰冷飒爽!

  一路走过,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哇……这女的好漂亮,是哪个明星吗?”

  “天啊,这气质绝了,又A又飒,我好喜欢!”

  宁雪充耳不闻,直接上了电梯到七楼。

  为了方便沈氏集团的员工吃饭,七楼有一间房间,直接通往那部专属电梯。

  房间只是一个宽敞的过道,过道两旁都是落地的大玻璃窗,过道两头各有一扇门,都设置有密码。

  密码门难不倒宁雪,不到半分钟,她就通过了过道,站在沈氏集团专属的电梯面前!

  “呵……沈厉,我来了。”

  宁雪按下电梯,直上77楼。

  此时正是午休时间,而沈厉还在国外参加高峰会议。

  正是炸掉他老窝的好时机!

  十分钟后,帝双大厦的77楼忽然传来轰一声巨响!

  沈氏集团的总裁办被炸了个大窟窿!

  除了电梯,77楼的电路都被切断了,员工们尖叫着慌忙下楼。

  外面警鸣声密集,人群慌乱。

  宁雪踩着高跟鞋,拿到自己想要的资料,优雅从容的离开。

  她完全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沈厉已经回国了。

  半个小时后,沈厉站在狼藉的办公室门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才刚下飞机,就听到属下打电话来说,他的办公室被炸了!

  保险柜被打开,但很多文件还在,不知道少了什么。

  所以沈厉急着赶回,等把保险柜里的东西查看一遍之后,沈厉的脸色更难看了!

  丢的是关于那把神秘‘金钥匙’的资料!

  很多人只知道世上有一把神秘的‘金钥匙’,却不知道金钥匙长什么样。

  这把‘金钥匙’里面储存着最新数据算法的资料。

  在这个数字化的时代,谁能拿到最新算法,谁就能直接开启数字化新纪元,轻松成为整个世界经济命脉的掌门人。

  这是一把开启财富和权力的‘金钥匙’!

  沈厉是好不容易才查出了金钥匙是什么形状、长什么样,薄厚多少,最新出现消息在哪里……

  结果这些资料转眼就被人劫持一空!

  沈厉气怒的将摇摇欲坠的保险柜门踹到了一边,冷声说道:“去查!”

  哪个胆大包天的,竟敢在他头上动土!

  他死定了!

  * *

  另一边,宁雪已经回到了家。

  从出门到拿回资料,用时竟没超过一个小时。

  黑豹张大了嘴巴,要知道那可是帝双大厦呀!

  沈厉的老窝!

  黑豹对宁雪的敬仰之情顿时如滔滔江水……

  宁雪将资料拿了出来,盯着上面的一张图片。

  图片上正是她那条金钥匙项链,看样子是被人画出来的,连金钥匙的长短、薄厚等数据都标注得一清二楚。

  “财富钥匙?”宁雪眯眼,迅速的将所有资料扫过,终于明白了。

  原来她一直戴在身上的金钥匙项链,就是各大集团、财阀追查的‘财富钥匙’!

  她妈妈临死前只是告诉她收好,并没有说这钥匙是干什么的。

  宁雪翻看资料,现在知道这把钥匙的秘密的,都是一些大家族以及各个世界财阀。

  普通人根本无法得知这么机密的东西。

  关于钥匙的最新消息是在M国洛城,怪不得沈厉会出国了。

  “黑豹,你看一下这个。”

  这四年她一直在战场上拼杀,保卫山河,根本不知道自己母亲的遗物竟掀起了这么大一场暗潮!

  既然是她妈妈的遗物,那便是她自己的东西。

  自己的东西,怎么能不抢回来呢?

  开启新纪元的财富钥匙,那就必须是她的!

  她要拿回母亲的遗物,成为站在巅峰上的女王,俯瞰众生!

  见黑豹看完资料,宁雪直接将资料一把火烧了。

  这把钥匙她戴了二十年,没人比她更清楚它长什么样了。

  而那些相关消息,宁雪只需扫一眼就能完全记住,也不需要留。

  黑豹惊讶道:“雪姐,就这样烧了?”

  这些资料随便拿一页出去卖,绝对能卖个一两亿,她居然烧了……

  也不知道沈厉搜寻到这些资料费了多大的劲,要是他知道这些资料就这样被宁雪烧了,会不会气吐血……!

  宁雪勾唇,淡淡说道:“是你没记住,还是怀疑我记不住?”

  沈厉辛辛苦苦的搜寻的,当然给他一把火烧了。

  就是要他急跳脚!

  黑豹呃了一声,冷汗连连的说道:“我错了。”

  他就不该问……

  宁雪是能够质疑的人么?

  这时候,房间里有动静,小语醒了。

  宁雪立刻走了进去!

  刚刚还浑身冷厉气息的宁雪,周身的气势倏然一变,变得无比温和。

  “小语,醒了?”宁雪摸了摸小语的额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

  小语缩了缩,惧怕的看着宁雪。

  她软糯的问道:“你是谁……?”

  小家伙奶声奶气的,眼底充满了恐慌,小手手紧紧的抓着被子,生怕突然被人拖走。

  宁雪更是心疼,抓住她的小手,轻声说道:“我是妈妈呀,小语的妈妈。”

  小语瞪大眼睛,怯怯的看着宁雪。

  她抿着唇,不吭声。

  宁雪耐心问道:“怎么了?”

  小语抱着被单,眼底有些泪花在闪烁。

  这个阿姨,跟她梦里面的妈妈长得很像。

  就好像模糊的影子,一下子就清晰了。

  可是……

  “你真的是小语的妈妈吗?”小语颤声问道。

  宁雪眼神坚定的点头:“对……是小语的妈妈。”

  然而却见小语忽然流下了眼泪,咽哽道:“那妈妈为什么把小语扔掉了,不要小语了?”

  宁雪心脏猛的被戳了一刀,疼得几乎不能呼吸。

  “对不起……”她将小语抱起来,圈在怀里:“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把你弄丢了。”

  想到四年前还是小小婴儿的她,就这样被丢进垃圾桶。

  四年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活了下来,浑身伤痕累累。

  宁雪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四年了,在她被卖出国的那一天起,哪怕在血杀战场上被拧断了一条腿、撕下来一块肉,她都没有哭过。

  现在眼泪却跟打开阀门的水龙头一般,止都止不住。

  小语迟疑的伸出手,微微颤颤的抱住了宁雪。

  好温暖的怀抱,是妈妈的味道——跟她梦到的一模一样。

  小语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靠在宁雪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些年来憋在心里的委屈和无助,全都哭了出来。

  另一边,沈厉回到了沈家老宅。

  他坐在卧室梳妆台前,拿着一支笔在纸上勾勒。

  纸上有一个残缺枫叶图案,这是两年前他在国外的时候忽然被人劫持,一个神秘女人救下了他。

  当时是黑夜,他完全说不出话也看不到那女子的脸,但她似乎是军部的人,因为苦战几日心口前的衣服都烂了。

  沈厉就是匆忙撇到了她心口上的那个图案,好像是一个伤疤。

  后来他一直在打听这个女人,想要感谢她的救命之恩,不过也是一直没找到。

  沈厉想着,无意识的挪动笔尖,把金钥匙的形状大概勾勒了出来……

  他又不由自主的想起在M国那个红裙女人。

  她用枪指着他,毫不客气的开枪。

  伊丽莎白纱网帽遮住她的半张脸,远远看去,他看不清纱网下她的脸。

  但他越发觉得,那就是宁雪!

  如果那女人真的是宁雪……

  呵,消失四年才刚出现,就要弑夫么?

  四年前她才刚生完孩子,不等他过去到医院,就扔下离婚协议书,带着孩子跟野男人跑了!

  他找了她四年,都找不到半点踪迹。

  至今离婚协议书上他都没签字,她依旧是他的沈太太!

  如今他的沈太太,却要杀他!

  沈厉烦躁的把笔扔下来,脱掉衣服进浴室去了。

  而赵媛媛此时刚回到家。

  她在医院亲眼目睹宁雪徒手掰手术们、她带来的人凶残的拧断别人的脖子。

  赵媛媛在外面缓了好久才平静下来,回到沈家老宅脸上又换上了一种柔弱善良的神情,一脸逆来顺受的样子。

  婆婆安凤仪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回来了?阿寒也刚好回来了。”

  赵媛媛顿时惊喜不已,忙问道:“妈,阿寒真的回来了?”

  这些年,她在沈家就像一个透明人!

  沈厉很少回家,更不会看她一眼,连卧室的门都不准她踏入半步。

  她除了哄得安凤仪站在她这边,其余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安凤仪说道:“嗯,他在主卧。”

  她其实也不是很喜欢赵媛媛,总觉得她的出身太卑贱了。

  一个小三上位生出的女儿,实在配不上她沈家。

  但谁让赵媛媛是沈擎宇的母亲呢?

  为了她的宝贝孙子,她不得不给赵媛媛谋取沈厉的喜欢,不然以后沈擎宇上学了被同学笑话怎么办!

  安凤仪最终没好气的说道:“赶紧上去吧!都四年了还没把一个男人搞定,你真没用!”

  赵媛媛装出一脸不安:“我不敢……那个房间,阿寒不准我进去的。”

  说起这个,她就来气!

  主卧是宁雪和沈厉的婚房,以前宁雪一直住那里的。

  怎么换她来,就不给她进去了?

  安凤仪皱眉:“有什么不敢?赶紧上去,出什么事我兜着!”

  赵媛媛等的就是这句话!

  她假装迟疑和不安,上了楼,推开主卧的门……

  赵媛媛终于走进了主卧,心中激动不已。

  卫生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或许是以为没人敢进来,门都是虚掩着的。

  赵媛媛吞了吞口水,正要悄悄靠近,却忽然看到梳妆台上放着一张纸。

  那是一张素描画,上面画着一把钥匙,旁边是一个奇怪的图案,像一滴溅落的墨水,又像半张残缺的枫叶……

  赵媛媛一惊。

  残缺枫叶图案是什么她不知道,但却认出了那把小巧精致的钥匙,是以前宁雪挂在脖子上的钥匙。

  宁雪母亲的遗物!

  沈厉在查这个干什么?

  赵媛媛十分不安,心底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

  她暗暗记下枫叶图案,然后悄然靠近卫生间。

  沈厉好像在打电话,隐约可以听到他说:

  “找一个人……”

  “救命恩人。”

  赵媛媛侧耳偷听,却听不到更多了。

  她愣在原地,终于想明白了——

  原来沈厉是在找救命恩人?

  而且那人,身上有枫叶纹身,还带着那条金钥匙项链……

  是宁雪吗?!

  赵媛媛想到这里,不由得咬牙切齿!

  又是宁雪!

  她才刚回来,就开始来抢她的沈厉了吗!

  她咬牙,冲动的推开门冲进浴室,一片水雾中也不管看没看清楚,扑上去就抱住沈厉的后腰!

  宁雪那个贱人回来了,她没办法再等了。

  现在沈厉的儿子沈擎宇根本就不是她生的,赵媛媛很怕自己做的事迹败漏。

  一定要在沈厉发现之前,和他再生一个孩子!

  不然,她根本没有任何保障……

  “阿寒……”赵媛媛颤声唤了一句。

  沈厉万万没想到,四年来一步都不敢踏进主卧的赵媛媛,今天有这么大的胆子!

  “滚出去!”

  他拧住赵媛媛的手,毫不留情的将她甩出去,嘭一声关上卫生间门!

  赵媛媛被毫不客气的丢出来,顿时觉得委屈又丢脸。

  为什么……为什么!

  她苦苦经营了四年,还是丝毫走不进沈厉心里。

  赵媛媛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她看向房间中那张大床,一咬牙把衣服脱光,钻了进去。

  沈厉不知道赵媛媛今天受了刺激,发狠了。

  他洗好后直接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

  结果看到赵媛媛在被子里探出头,娇羞的说道:“阿寒,我……”

  “谁让你上床的?”他冷眼看着自己的床。

  这张床,除了宁雪,还没有第二个女人能躺上去!

  赵媛媛脸色一僵,委屈的说道:“是妈让我进来……阿寒,都四年了,你就不能尝试接受我吗?”

  她楚楚可怜的看着沈厉,眼底升腾起泪雾,一边说着还让被子不经意的落下。

  她的身体顿时毫无遮拦的暴露出来……

  沈厉眼神里满是厌恶,直接捞起床单、连人带被的把赵媛媛扔出门外!

  赵媛媛万万没想到沈厉会这么绝情,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都慌了。

  “阿寒……别,求你不要这样!”

  沈厉充耳不闻,嘭一声关上房门!

  赵媛媛狼狈的滚落在门外,被子也滑了下来。

  浑身光溜溜的,沈家的佣人看得诧异不已,虽然没有说什么,但那眼神都是不齿极了……

  赵媛媛丢脸至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捂着脸跑回房间,气得都快哭了出来。

  赵媛媛恨恨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爸,是我。”

  “宁雪回来了,而且刚回来就惹怒了上官家……”

  * *

  此时宁雪正在喂小语吃东西。

  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小语睁大着眼睛,正好奇的四处看着。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这么漂亮的房子,脸上都是一副惊叹的神情。

  “这就是妈妈家吗?”她小心的问道,声音软萌软萌的,还带着鼻音。

  听着让人心都快融化了。

  宁雪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也是小语的家!妈妈给你取个名字,你以后就叫宁诗语了,好不好?”

  小语咬着汤勺,用葡萄一般干净透彻的眼眸看着宁雪,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她好辛苦好辛苦的自己过了这么久,吃不饱穿不暖,还会被狗咬、被人打……

  忽然来到了天堂一般的家,有了个妈妈……

  真都是真的吗?

  会不会她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和以前一样,是在做梦?

  醒来什么都没有了。

  宁雪也不强求,母女之间失去的四年时光,不是说一下子就能亲密无间的。

  未来她会用更多的耐心,让小语接受她。

  “快吃吧!”宁雪勾唇笑了笑,爱怜的看着小语,怎么都看不够。

  这就是她女儿呀!

  她生出来,都没得抱一抱的女儿……

  还有另一个呢,还在吗……

  宁雪心底沉重,愁绪挥之不去。

  小语有点怯怯的,不敢碰家里的东西。

  宁雪喂饱小语后,仔细的给她换了药,这才带她去附近的社区卫生院打狂犬疫苗。

  宁雪把一直停机的号码开通了。

  这个号码后四位是她母亲的生日,所以她一直没有把这个号码注销掉。

  没想到刚开通,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宁雪微微挑眉,没想到第一个电话竟是她那个渣爹打来的。

  “喂……”

  宁雪刚接起电话,那边就咆哮起来:“宁雪!你现在马上给我滚过来!”

  宁雪眼底一冷,淡淡问道:“怎么?”

  赵海波语气恼火:“你还好意思问?看你干的蠢事!上官家是什么人,你也敢得罪?”

  宁雪眼神冰寒,冷冷问道:“你不问问是为什么?”

  赵海波生气道:“我知道是为什么!为了一个在垃圾堆里长大的野孩子,为了一个父不详的小野种!!”

  “就为这么个东西,你竟然不顾我们赵家的安危?!你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电话那边劈头盖脸一顿骂!

  也不问她这四年去了哪里,也不关心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她的父亲赵海波,依旧是这么自私自利,只关心他自己。

  宁雪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

  要是有机会的话,他是不是恨不得亲自把小语送上门去给上官家?!

  果然,只听电话里说道:“你立刻马上,把那个小野种给我带过来!”

  “还有,明天是你妈妈生日,你给你妈买个好点的礼物,否则我是不会原谅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