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9
Shadow

老师家里没人你用点力文章 老师缓慢而有力的撞着

  “吵什么吵,这里是民政局,不是你们家,再影响工作人员办公我们要报警了。”只见领导脸上带着怒气向人群中走来。

  “怎么回事?”领导眼睛停在温半夏和钱程浩身上。

  “领导,对不起。是我情绪太激动,影响同事们办公。”温半夏连声道歉。

  钱程浩看到领导来了,脸上也露出谄媚的神情:“领导,这是我们的家务事,我们会回家自己解决的,您放心。”

  领导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俩,本来想数落他们几句,但是想起温半夏那天是和老师一起出现在他的办公室的,老师这位大爷他可惹不起,碍着领导面子又不能什么也不说。于是转身看向钱程浩:“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就回家歇着吧!””

  钱程浩被骂心有不甘,但奈何是自己的领导没有办法,天知道他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多么不容易,他不能再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

  “领导,放心,放心,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钱程浩本以为领导还得说温半夏几句,谁成想领导笑着对温半夏说:“你父亲的病你也别太心急,以后好好工作,父亲的病退手续已经审核完了,一会儿你到我办公室去拿吧。”

  对于领导的态度,温半夏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即恢复正常,可是钱程浩听完却显得异常激动。“什,什么?温思存退休了?”

  “是的,一周前温思存已经办理了病退手续。”

  钱程浩听完这句话像疯了一样转身甩给温半夏一巴掌,温半夏的脸上瞬间肿起来。

  围观群众看到这个场景都一阵唏嘘,温半夏没想到钱程浩会打自己,眼泪唰唰的掉下来。

  这一幕刚巧被来找温半夏的老师看见。他上去就给钱程浩两拳:”打女人,你就不是个男人!”

  “我不是男人,你是男人,和有夫之妇勾勾搭搭你算是男人?!”钱程浩也向老师抡起拳头。

  钱程浩现在很生气,他已经失去了理智。

  “为什么?为什么温思存办理病退我不知道,苦心经营的计划全白费了,以后要我怎么办?!”钱程浩脑海里不断重复这几个问题。

  就在钱程浩和老师撕扯的瞬间,老师又打了钱程浩三拳。

  “我和你说过,温半夏不属于你,我不允许你伤害她。绝不!”老师浑身散发着危险恐怖的气息。

  “你们两个奸夫淫妇,大家都看到了,温半夏行为不检,婚前出轨!”钱程浩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

  老师不再理他,拉着温半夏离开,随后钱程浩也带着一脸伤离开。

  他们离开后,温半夏的同事们开始各种猜疑。

  “你们说温半夏真的出轨了吗?”

  “不像吧,温半夏平时看起来挺好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她背后什么样。”

  “你们说那个男人是谁呢,好帅噢,看起来挺有钱的样子。”

  “那个男人看起来真的很眼熟,可是我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上次半夏来找领导,也是那个男人和他一起来的呢。”

  “他俩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那个男的那么护着半夏…”

  “可是半夏和钱程浩不是要结婚了吗…”

  “钱程浩那样的人不嫁也罢。”

  “嗯,对。无论什么原因钱程浩都不该打半夏,男人打女人就是不对。”

  “这还没结婚呢,就打人,结婚以后肯定更过分。”

  “刚才,钱程浩听说温科长退休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呢…”

  ….

  老师开车带着温半夏行驶在公路上。

  “我们要去哪里?”温半夏问。

  老师没有回答,他现在很生气,想到温半夏被钱程浩那个人渣打他就莫名的火大。这个蠢女人也真是的,她就不会躲一下吗?就站着等着被人家打。

  温半夏看老师没有说话,就识趣的没有再问,“他可能是不想说话,可是为什么呢?他是和自己生气了吗?”温半夏想。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老师把车听到一个路边自己下车。

  “在车里等我。”老师对车里的温半夏说,语气还算温柔。

  温半夏也不知道老师要去哪里,但还是乖乖的在车里等他。

  二十分钟后,老师回来,手里多了一些止疼药。

  “附近没有药店,等久了吧。”此时老师已经没那么生气,对温半夏说话的语气也比之前温柔。

  “这是给我买的吗?”温半夏看着老师手里的药。

  老师没回答,只是和温半夏拉进距离,开始轻轻的给温半夏上药。

  “可能会有一些疼,我尽量轻一点。”老师说的小心翼翼。

  老师,这个顾家的大少爷,什么时候干过帮别人上药的事情。他的手法生疏,为了避免弄疼温半夏,只能一点一点的擦拭,手上的力道不能重,只有老师自己知道,他的心里好像有蚂蚁在咬。

  温半夏虽然疼痛,但也不敢出声,他怕影响老师。

  眉眼,鼻梁,嘴唇…温半夏细细的打量老师。

  看着老师,温半夏觉得心里暖暖的。

  “好了。”老师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发现温半夏在看自己。

  他刚要开口,就听见温半夏对自己说:“谢谢,老师,谢谢你。”

  老师带着温思存赶到医院。

  温思存站在病房门外满脸担忧的看着已经睡着的父亲:不知道爸爸的病情还会不会好转。

  老师看着温思存的样子,心底柔软,大手下意识抚摸她的头:“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爸爸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果他有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温思存强忍着泪水。

  “谁说你只有你爸爸这一个亲人,你还有我阿!”老师一边弯下腰与温半夏拉近距离,一边柔声的哄她。

  “阿?”温半夏有些发愣。

  自从任雅走后这些年只有爸爸陪在她的身边,但爸爸年轻时忙于工作,家里的亲戚也不经常走动,所以很多时候还是只有温思存自己。从来没有人和她说过她们是亲人。

  温半夏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请问你们是病人家属吗?”不知什么时候医生站在他们身后。

  “是的,我是他的女儿,请问我父亲的病情怎么样了?”温半夏焦急的询问。

  “病人长期患有心脏病,平时应该多多注意休息,不能受到刺激,保证心情平稳,不能激动,你们都不知道吗,好在这次送来及时。”医生看着温半夏略有责备的说道。

  “好的,,谢谢医生,谢谢,。”温半夏听到医生这么说一说心里更是愧疚不已。

  爸爸是她最亲近的人,只要爸爸平安无事,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医生走后,老师看着温半夏,她开心了,他的心情也没刚才那么糟糕了。

  “半夏,我们回家吧。”明天再来看伯父。

  “我不想回去,我想在这里陪着爸爸。”温半夏还是放心不下。

  “这里没有我们住的地方,而且留在这里还可能影响伯父休息。明天一早,我去接你,我们再来好不好?”老师耐心的解释。

  商量好半天,温半夏终于愿意回家睡觉。

  老师把温半夏送回家:“早点睡觉,如果有什么事情马上给我打电话。”老师担心钱程浩再来找温半夏的麻烦。

  “嗯,好。”温半夏乖乖的答应。

  她是真的应该好好睡觉,明天早晨早点起床给爸爸熬鸡汤,温半夏这想着。

  …

  第二天一大早,温半夏接到老师的电话,说他早晨要去公司开会,就不能送温半夏了。

  “嗯,没关系的。”温半夏有些失落。

  “开完会我就去找你,记得吃早饭。”老师柔声说。

  “天啊!这是怎么了?!BOSS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老师的秘书刚想向他汇报工作,走到门口听到他讲电话以后像见了鬼一样走开了。

  …

  温半夏打车来到医院,电梯直到28楼,这是老师帮忙下安排的高级病房,想到这里温半夏心里有些感激。

  “护士!护士!”温半夏焦急的喊到。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护士走过来。

  “这个病房的病人呢?怎么不见了?!”温半夏因为着急脸上出现绯红,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变大。

  “哦,这个病人已经搬到VIP病房,今天早晨他的家属办理的,怎么,你不知道吗?”护士看温半夏的样子解释。

  “VIP?!”高级病房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又搬到VIP病房,而且她怎么没听说这个医院有VIP病房。温半夏一头雾水。

  “VIP病房我们整个医院只有三间,是内部病房,只有医院里的大领导或者领导家属才能入住,里面的医疗仪器不仅比高级病房的好,而且电视冰箱家用电器一应俱全,还有小花园,能让病人感受到家里的感觉,有助于病人心情的康复。护理的护士也是国外留学毕业,工资是我们普通护士的好几倍。”小护士一脸羡慕的说。

  “请问,是谁来办理的?”温半夏直觉是他,可是还是想进行确定。

  “好像是一个姓顾的先生。”小护士随口回答,转身走了出去。

  姓顾的先生,老师!温半夏拿出手机拨通老师的电话。

  “喂?”接通怎么没人说话,老师心想。

  温半夏不知道应该对老师说些什么,当初老师虽承诺如果温半夏和他结婚他就会好好照顾她们父女,可没人想到他居然能做的这么好,这么细心,还坚持这么久。老师做的这些对于他们父女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温半夏不可能不感激,想到这里,温半夏忍不住抽泣。

  电话另一端的老师隐约听到温半夏的哭泣,立刻慌了神,通知秘书散会便大步离开。

  “BOSS这是怎么了,以前从来没有过开会接电话的习惯,更没有擅自离开的时候。”公司的员工看到老师大步离开纷纷议论。

  老师急急忙忙跑去医院,找到温半夏:“怎么了了?出了什么事情?”

  此时温半夏已经平复情绪:“我来的时候找不到爸爸,护士告诉我他转到了VIP病房。”

  老师好像明白了什么,弯起嘴角,轻轻抚摸温半夏的头:“走吧,我们去看伯父。”

  …

  永安街,钱程浩开车行驶在回家路上,突然一辆红色敞篷宝马拦住了他的去路。车上的女人波浪卷发,红色嘴唇,身材性感。

  钱程浩微微皱眉,随即笑道:“不错,我喜欢。”

  “你是钱程浩?”谭莹莹傲慢的问。

  “怎么,找我什么事?”钱程浩挑眉。

  “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谭莹莹对钱程浩的反问有些惊讶。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钱程浩开口。

  以前如果是送上门来的人,他可以考虑要不要留一晚,但是今天他没兴趣,他只想回家睡觉。

  “哦?如果我说我是能帮你实现愿望的人呢?”谭莹莹摆弄新做的美甲。

  “什么意思?”钱程浩忽然来了兴趣,如果这个女人真的能让自己得到想要的东西,那他不介意和这个女人打交道。

  “你不是喜欢钱吗,我可以给你足够的钱,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谭莹莹盯着钱程浩的眼睛,手指抚摸着他的胸膛。

  “什么事?坑蒙拐骗,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可不干。”钱程浩躲开谭莹莹的挑逗,摆出一副正直的模样。

  “哦?是吗?如果我说我只希望温半夏身败名裂,不知道这算不算坑蒙拐骗,违法乱纪呢?”谭莹莹吐出一个烟圈。

  金泰蓝郡,网红的聚集地,也是周晓住的小区。钱程浩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假装忘带门卡的业主,堂而皇之的走进去。

  18号楼五单元304,钱程浩走到周晓家门口,要知道这一年多以来的直播可不是白看的。

  “咚,咚,咚”钱程浩轻轻的叩响周晓的家门。

  “谁呀,大晚上来敲门。”此时的周晓正在直播和粉丝互动,这可是她现在唯一的赚钱途径,粉丝们就是上帝,她只要把这帮小祖宗们哄开心了,就有大把大把的钱花,她绝对不能搞砸。

  周晓一边说着一边朝门口走去,开门一看:“呦,怎么是你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钱程浩没有回答周晓的话,径直向屋内走去。

  周晓没有说话算是默认,钱程浩走进屋子,发现里面装修简单,高档家具也没有几件。只是梳妆台和衣柜特别大,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种化妆品。钱程浩转头才注意到周晓,她还站在门口,穿着睡衣,头发微微盘起,稍有些凌乱。再看看床头柜上面的电脑,钱程浩好像有些明白了。

  “你在直播阿?”钱程浩有些尴尬,不知道周晓的电脑有没有把自己播出去,如果被熟人看见误会可就说不清了。

  周晓听钱程浩说完马上反应过来把直播界面换掉,“找我有什么事?”周晓冷冷的说。

  钱程浩感受到周晓冷冷的态度,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嘴上还是说:“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我来找你聊天阿。”

  “找我聊天,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周晓的态度很明显,现在她不想搭理钱程浩。

  “你心里还惦记着老师吧,我也在惦记着他和温半夏,你说咱们俩这样算不算有共同语言呢?”钱程浩说着坐在沙发上。

  听到钱程浩这么说,周晓没有说话,但是也坐在沙发上。钱程浩微微一笑,显然,她对周晓的做法很满意。

  “你说他们俩怎么能这样,我和温半夏都要结婚了!”

  “婚前出轨,这个女人让我的脸往哪搁!”

  “你不知道,那天在民政局他们有多嚣张!”

  …钱程浩在周晓面前絮絮叨叨,抱怨着老师和温半夏,周晓始终坐在一旁听着。

  “对了,我和你说一件事情。今天有一个叫谭莹莹的女人找过我。”钱程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和周晓说。

  周晓是知道谭莹莹的,谭氏集团的千金,他们这个网红圈子里很多人提到这个名字都羡慕不已。因为谭莹莹家世好,相貌好,身材好,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可不是她们这些小网红能比得起的,谣传说她和老师走的很近。

  想到这里,周晓开口问钱程浩:“怎么了?”

  钱程浩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告诉给周晓,“那个叫谭莹莹的女人让我帮她破坏温半夏的名声,事后她会给我一笔钱。”

  “那你怎么想?”周晓试探钱程浩。

  “我在犹豫,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去破坏半夏。”钱程浩表现出为难的样子。

  “我觉得我要是你,我就让所有人知道温半夏是什么人,你只要把你看见的和温半夏所做的说出来就好了。”周晓故意说。

  晟峦集团,谭莹莹踩着高跟鞋走进去,前台马上拦住她:“不好意思,谭小姐,请问有预约吗?”

  谭莹莹瞪了前台一眼,傲慢的说道:“怎么,我要见顾总还需要预约吗?”

  “不好意思,谭小姐,总裁公务繁忙见总裁都是需要有预约的。”前台用公式化的口吻回答谭莹莹。

  谭莹莹的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一个小前台既然敢这么不尊重她,用这样的态度和她说话,这让她的脸以后往哪搁。

  “我还需要预约,你是怎么回事,一个小前台还敢拦我?”

  这时电梯门打开,谭莹莹一看正是老师和他的秘书。秘书看见谭莹莹后忍不住扶额,这个谭小姐怎么又来了。谭莹莹也不理会周围人,直接紧跟着老师走进他的办公室。

  “你来有事吗?”老师语气中透着疏离。

  看着谭莹莹就让他想起谭建昌,想起谭氏集团的那些阴谋。

  看着老师的样子谭莹莹有些生气,自己主动来找他,他非但不领情还这样与她说话。可是谭莹莹不敢胡闹,因为这个男人是老师,如果他生气会很危险。而且自己答应过爸爸要把他抢回自己身边,绝对不能撕破脸。

  “当然是来看你啊,安爵,我好想你。”谭莹莹用娇滴滴的声音,一边说一边往老师身上贴。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已经结婚了,谭小姐。”老师一把推开依旧冷淡。

  “可是,可是你答应要娶我的阿,难道你忘记了吗,安爵。”谭莹莹表面装着撒娇,实际上是气的跳脚。

  老师看着谭莹莹这副假惺惺的模样心里就烦,好好的姑娘就不能活的真实点吗,老师不由想起温半夏。临来的时候谭莹莹已经想好了,大不了就把自己提前给老师,反正他们早晚是要在一起的。她在家里泡了玫瑰花浴,把自己浑身都弄得香香的,还穿了一件比较性感的内衣。

  见老师不说话,谭莹莹便开始慢慢脱衣服。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就不信她这么火辣的身材搞不定老师。

  “你在勾引我吗!”老师看着眼前已经脱得差不多的谭莹莹,黑色V领的蕾丝边塑身内衣把她的身材凸显的十分完美。

  此时的谭莹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面前绯红,只顾着把胸前的柔软往老师身上蹭。

  “够了!谭小姐,请你不要自降身价,妄自菲薄!”老师此时站起身来满脸厌恶的看着谭莹莹。

  “为了你我已经丢下我的自尊,为什么你都看不到,凭什么我做这么多你都无动于衷,温半夏什么都没做就能嫁给你!凭什么?!”谭莹莹满眼通红,摔门而去。

  温半夏早晨去民政局上班发现同事们看她的表情都不太对,有的还对他指指点点。

  “原来她是这样的人啊。”

  “真是看错她了,人前小白兔,真是没想到呀。”

  “我说什么来着,知人知面不知心吧。”几位同事嘀嘀咕咕的议论着。

  温半夏隐约觉得同事讨论的事情和自己有关。走到茶水间,就听到里面谈话的内容:“别提了,这还能有假吗,我们俩之前马上就要结婚了,这种事我还能骗你吗,我还能往我自己头上戴绿帽子吗,真的是拍婚纱照当天,我看见她和那个男人卿卿我我的。你们想,如果他俩之间没有奸情那个男人怎么会总替她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