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9
Shadow

太大了~会死掉的呜呜呜 好…好快要坏掉了

  白溯月微微垂眸,用一种上位者来看蝼蚁的眼神,瞧着颜映柔肿的高高的脸。

  她冷笑:“她不过是我府上养了多年的小丫鬟,连我的安危都照顾不周,打她,算是轻的!”

  颜映柔看着一夜之间,突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的白溯月,心口有些发毛,她不由自主的瞪大双眼,想要在白溯月的脸上,看出一丝异常来。

  太子气的脸皮有些抽搐,紧紧抿着薄唇,那张俊脸上,眉心狠狠拧成了一个疙瘩。

  他抓着白溯月手臂的手再次用力,白溯月已经可以感觉到,被抓住的地方定然已经青紫了。

  “本太子让你立刻给柔儿,道歉!”

  道歉两个字,从风慕陵的齿缝之间挤了出来,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透着浓浓的厌恶情绪。

  白溯月也生气了。

  她反手握住了太子的手腕,轻轻用力。

  太子疼的浑身一颤,忍不住松开了抓着白溯月的手。

  他掀起衣袖,被白溯月抓住的位置瞬间红肿起来,可见这个大力怪女,到底用了多大的气力。

  风慕陵恨得扬起手,猛的就要扇了下去,颜映柔顿时急了,现在她摸不准白溯月的性子,这一巴掌若是打下去,还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儿。

  她连忙爬起来,抓住风慕陵的手腕,让他高高扬起的手臂停在半空当中。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月儿毕竟是您的未婚妻,若是因为柔儿而伤害了你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柔儿罪该万死!”

  白溯月冷冰冰的看着面前二人,眼底没有丝毫温度,颜映柔早在一开始,就在挑拨她和太子的关系,目的便是让她失去成为太子妃的机会。

  就在此时,不少在门口路过的人,见到太子那身明黄色显眼的长袍,一个个都好奇的抻着脖子看了过来。

  颜映柔见此,更急了。

  这件事,她不想让太多人知道,飞快拉了拉风慕陵的衣袖,慌乱道:“太子殿下,这件事不宜在此多说,既然……月儿已经找到了,不如先回将军府的好!”

  风慕陵冷哼了一声,将抬起的手甩下,搀扶着颜映柔向外走去,周围看热闹的人瞬间散了。

  白溯月对这些人是否来看,根本不感兴趣,因为这家青楼,过不了几日,就会被封禁,到时候分毫证据都不会留下。

  她昂首挺胸随着风慕陵走到门前,回过头,轻轻看了床脚下的方向一眼。

  墙角处,一枚并不起眼的朱钗,落在那里,在房间中淡然的日光下,照的晶莹发亮。

  一路被太子的护驾送回了将军府,再次站在熟悉的大门前,见到几年后这间到处布满蜘蛛网和落魄感的府邸依旧生机勃勃,白溯月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大门前站着不少人,全都是得到太子消息而赶来迎接他们的。

  白溯月已经经历过一次,前世被人盯着畏畏缩缩,以为每个人都知道了她已经不洁了一般。

  然而这次,她抬起头,目光自信闪亮,任谁也看不出,她到底犯没犯错。

  还没踏入主院,里面就传来白震大骂的声音,原本她十分厌恶的话,如今听到耳中,却倍感触动。

  “死丫头到处乱跑,看她回来老子不打断她的腿!”

  “爹,您这话说过也不是一遍两遍了,哪次不都是您惯着她到处乱跑?”

  清朗的声音透着几分不满和无奈,白溯月听到大哥的话,心口一疼。

  若说这世界最疼她的,是她爹,除此之外,便是她大哥,只是奈何这件事,还是在几年之后才知道的。

  上辈子,她进入皇宫刺杀,死去多年的大哥,却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替她挡了致命的一箭。

  从那时候,她才知道,大哥看似对她冷冰冰的,实则却对她比谁都好。

  “爹,大哥!”

  白溯月大步走进门,还没等颜映柔和风慕陵说话,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错了!”

  瞬间,前方两人全都愣住了,就连颜映柔都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瞧着白溯月。

  她已经找好无数借口,来糊弄那两人,只要白溯月说了,定然不会将她带着白溯月去青楼的事情曝光,这种事儿,只要风慕陵亲眼所见就好。

  白震诧异了一下,可片刻就反映过来,冷哼了一声,气的猛喝茶水。

  对这唯一的女儿,白震向来都是捧在手心里疼,除非气的狠了,才会动用家法教训一下。

  “你错在哪儿了?”

  白溯月心口一禀,暖流瞬间布满全身,也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关心她的死活。

  “月儿错在,不该轻信他人,而不听爹的话,错在不该任性耍脾气,给爹和大哥添麻烦,还要您给月儿善后!”

  白溯月字迹清晰,语调平稳真诚,听的差点儿让白震老泪纵横。

  那个刁蛮不讲理的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开窍了?

  “说吧,昨晚你去哪儿了?”

  白震此时,也不管风慕陵还站在身边,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突然转变了性子的白溯月身上。

  就连颜映柔跪在一旁,他都没有给她一个眼神。

  “昨晚月儿去了青楼!”

  颜映柔的脸色一瞬间就白了,她仿佛已经看到了白震眼中冰冷的杀意。

  穿越而来后,她在府中卧薪尝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如今的地位,她怎么能轻易放弃。

  颜映柔拉了拉风慕陵的衣袍,面上带着一点儿恳求的色彩。

  风慕陵动了动唇角,皱着眉插言道:“本太子倒是没见过,哪家的千金小姐,会无故跑到青楼,还在楼中和男人睡了一宿!”

  他声音之中透着浓浓的揶揄讽刺,话中之意不用明说,众人也都听的出来。

  颜映柔听到风慕陵这般说,有些紧张,可也知道,白溯月自己承认,她再说其他的也没用了。

  “太子殿下想法深远,溯月佩服,可太子殿下,你哪只眼睛看到溯月和男人睡了?”

  本来是十分难以开口的话题,白溯月说的坦坦荡荡,完全没有一般女子的扭捏小气。

  风慕陵动了动唇,皱着眉,将视线落在了白溯月的手臂上。

  “本太子进门之时,你浑身上下衣着凌乱,手臂还有可疑的青紫痕迹,更有人亲眼看到有男人进了你的房间,本太子说的可有错?”

  白溯月瞬间勾了勾唇角:“太子殿下可有捉奸在床,小心本小姐告你诬蔑!”

  那双黝黑的瞳仁是风慕陵没有见过的冷冽,他心中诧异,白溯月对他一向爱慕有加,听到他如此说,不应该羞愧难当,抱头痛哭吗,难不成,当真是他看错了?

  可是垂眸,颜映柔脸颊红肿,一张娇嫩白皙的脸上含着楚楚可怜的表情,这些话都是柔儿亲口告诉他的,绝不会错。

  白震听到已经定下的未来女婿这样说白溯月,心中自然不快,脸色也冷了下来。

  “太子殿下,月儿年纪小不懂事,跑到青楼当中有失名誉,可这女子的青白不是儿戏,若是没有证据,可不要随便开口!”

  风慕陵感觉到白震的袒护,心中冷笑,面容依旧冷凝:“虽说如此,可青楼那种地方,岂是好女孩可以进的,更不要说随便过夜,这样的女子,哪里有踏入皇室大门的资格!”

  风慕陵用十分坚定的语气,将白溯月的身份定位。

  他嘴角勾起一抹嘲笑来,看着白溯月的眼神更是嫌弃。

  白震气的脸色发白,手掌紧紧的捏着茶杯,转头看向白溯月。

  这婚约,还是白震立下大功之后,皇帝钦赐的奖励,当时更是白溯月,缠着他求皇上定下的亲事。

  他本以为,只要女儿喜欢就好,谁知当朝太子根本就不喜欢她,见面便是冷嘲热讽,他这个当爹的若不是为了白溯月,早就忍不下去了。

  白溯月垂下的眸子里划过一道光芒,这场本来应该放在几个月后的大事,被提前了。

  本来今日,颜映柔会出声帮她隐瞒,她也只是被爹罚了一顿板子而已。

  当时的太子,坐壁旁观,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看来是今日她主动坦白,让颜映柔感觉到了威胁,才会这般着急让太子开口。

  “我白溯月有自知之明,配不上太子殿下,明日自会亲自进宫面圣,恳求皇上解除婚约!”

  白溯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白震手中捏着的杯子,啪嗒一声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就连站在白震身边,一直对白溯月不闻不问的白君烨,那张清清冷冷的脸上,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颜映柔瞪大了眸子,心中砰砰的跳着。

  她连忙跪爬到白溯月身边,拉住她的手腕:“月儿,你在说什么,难道你不喜欢太子殿下了吗?解除婚约可是大事,你若是惹怒了太子殿下,以后就再也做不成太子妃了!”

  这番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并不会感觉异常,可白溯月如今却琢磨过味儿来了,感情她白溯月想要嫁给太子,只是为了太子妃的位置。

  她莞尔一笑,笑容柔和宁静,虽然那张脸皮肤暗沉粗糙,又没有涂脂抹粉,看上去有些普通,可若仔细瞧着,白溯月的五官却极为精致。

  “本小姐退出,不正和了你的心思,当着本小姐的面和太子亲亲我我,你当本小姐是瞎子吗?”

  颜映柔的脸色一白,就连风慕陵的神色都低沉了几分。

  “白溯月,这件事和柔儿无关,你别将她牵扯进来!”

  白溯月见到事到如今,风慕陵还这般袒护颜映柔,彻底断绝了对风慕陵的一丁点念想,她眸光再次凌厉:“她无辜?昨晚是她怂恿我进入青楼,她明知道我的体质不适合喝酒,却故意将兑了酒的水给我喝,自己却不见了踪影,这件事若是和她无关,那太子殿下您说,和谁有关呢?”

  “你……你别信口雌黄,柔儿都说了,是你自己不小心喝了酒,她只是出去一趟,回来就发现你不见了,本以为你回来了,她也回了府!”

  “这话,也就太子殿下相信!”

  白溯月冷笑,眼底光芒灼灼,怒火滔天。

  她强撑着,将目光之中的杀意压制,看向颜映柔那张已经失去了颜色的脸。

  “你若是诚心找我,也不会等到第二天才过来!”

  她还是比较庆幸,颜映柔找来的男人第二天一早才来,不然根本就等不到她醒来,就已经什么都晚了。

  她体质极为特殊,可以百毒不侵,却唯独怕酒,只要喝上一小口,就会不省人事,所以从小到大,她最不愿碰的便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