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6月 24
Shadow

一点一点缓慢往里 粗糙的手指在里面转动

  花颜驾着驴车,本是可以朝着一边闪开,可一瞥眼瞧见她的驴车后方那一对蹒跚行走的祖孙二人,老婆婆六十多岁,小孙女也就四五岁,她若是躲开,势必将这祖孙二人给暴露出来,怕是会被踩成肉饼。

  那小女孩,跟元宝差不多年纪。

  花颜眉宇冷凝,眼中的冷意一闪而过,丝毫没让,正面对上,此时那飞奔而来的马匹已近眼前,马上的男子似乎没料到花颜竟然会挡在原地没动,脸上瞬间就狠厉一片,只见他速度不减,手中的马鞭扬起,对着花颜和元宝狠狠甩了上去……

  “找死吗?敢挡郡主的路……”

  “啊……!”

  “天啊!”

  “快闪开,这母子二人要遭殃了。”

  “要被踩成肉饼了……!”

  周围的惊呼声骤起,甚至有人捂住了眼睛,不敢看接下来这血腥一幕。

  花颜面色不改,就在那马匹已近之际,只听她一声冷哼,原本慵懒的身子动了动,纤纤玉指抬起,阳光下三枚银针闪烁着耀耀寒光,眼瞧着那马踏蹄奔来,马鞭刚刚举起,花颜手中的三枚银针催入玄力,直接射向了马腿。

  嘶……

  嘶哑的马吼声划破长空,那棕色马匹蹄子一弯,狠狠栽倒,马匹上的男子瞬间就飞了出去,轰的一声砸在地上,直接摔了个大马趴,啃了一嘴的泥,懵了半天都没从地上爬起来。

  这一惊变,简直惊呆了周围的人。

  “周贺,发生了何事?”

  此时,身后那一行人也终于赶了上来,一道女声骤然响起,满满都是不耐烦。

  花颜抬头,便瞧清楚了那马匹上女子,丹凤眼,柳叶眉,身量苗条,穿着一身红色骑马装,脸上表情冷傲,微抬着下巴,一脸的不爽。

  “郡主,这人不将您放在眼里,挡了路还伤了马腿。”

  那叫周贺的男子终于反应过来,一个跟头跳起来,吐了一口泥土,三两步跑到那红衣女子的旁边,一脸愤恨的告状,话落还狠狠的瞪了花颜一眼。

  “废物,你一个四重玄者,竟然被一个刁民给偷袭,简直丢尽了本郡主的脸。”

  高头大马上的女子一声厉呵,一脸冰霜。

  “郡主恕罪。”

  那叫周贺的男子忙的跪在地上,求饶讨罚。

  “哼。”

  那流霜郡主冷哼了一声,懒得理他,高高在上的模样,而后眼珠子一转,不屑的眼神落在花颜和元宝的身上。

  “尔等刁民,本郡主今日尚有急事,便不计较你们的冲撞之罪了,你们跪下磕头谢个罪,今日之事便就算了。”

  语气中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好似她多说一句话,都是对花颜和元宝二人的施舍。

  城门口,人头攒动,却都替花颜和元宝捏了一把汗,周围看客大气都不敢喘,只小声窃窃私语。

  “这母子二人冲撞了流霜郡主,也算是倒霉,赶紧磕个头赔个罪,这事就算结了。”

  “流霜郡主可是康亲王唯一的女儿,而且是一名十一重玄者,马上就要迈入玄师行列了,皇上都大加赞赏呢。”

  “可不是,流霜郡主可是咱们大周帝都的第一女神呢,身份尊贵,长得漂亮,修为又高。”

  ……

  周围窃窃私语的感叹声,传入花颜的耳朵之中,她秀眉微凝,脑海中还在想那流霜郡主的话,刁民?说的是她跟元宝吗?这郡主莫不是眼瞎,这世界上有她和元宝这么漂亮惹人爱的刁民?

  花颜没动,元宝也没动。

  迟迟没有等来花颜和元宝的道歉,楚流霜的脸色微微有些沉,眼中透着一抹冷鸷,“本郡主的话,你们没听到吗?”

  声音明显的冷了。

  楚流霜红唇抿着,心道这两个若不是聋子,那就是在故意挑战她的威严了。

  这若是前者,尚有缓和的余地,可若是后者……,呵呵,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有人敢这么找死。

  “这母子二人干啥呢,怎么不动?”

  “快道歉啊,郡主要生气了。”

  周围看客看花颜和元宝凑在一起,低着头,不知道在捣鼓什么,都替这母子二人着了急。

  却此时,驴车边上又是另一番景象。

  原来花颜的拇指上破了个小口子,元宝正在贴心的为她处理,甚至还呼呼气,心疼的不得了。

  “娘亲,还疼吗?”

  “没事。”

  花颜摇摇头,那眼神柔极了,她的儿子哦,真是贴心小棉裤。

  “那这个挡路的郡主咋办?需要元宝毒她们一下么?”

  元宝道。

  花颜摇摇头,“儿子,你那点血还是自己留着,就她们几个还不值得你动手,娘亲自己能搞定,让他们先蹦跶一会儿,咱们先处理伤口,还挺疼。”

  花颜道。

  一听娘亲喊疼,元宝呼呼的又吹了几口气。

  天知道,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小口子而已,这会儿口子都找不到了。

  这花颜,矫情,可架不住养了个好儿子,真心宠着她。

  ……

  说实话,花颜是真的没有将楚流霜一行人放在眼中,她虽因为一颗蛟龙金珠来到这异世,可当初坠崖的时候,却意外觉醒了玄脉,这四年在崖底,一直努力修炼,也从丁老头那里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大陆。

  沧澜大陆,等级分明,有普通人和玄者。

  玄者是指玄脉觉醒、拥有玄力之人,玄力越强,修为越高,越受人敬仰。

  普通玄者,玄力分为十二重,突破十二重之后就会迈入玄师行列,玄师之后更有大玄师、玄宗等等……

  迈入玄师行列,便也意味着你进入了强者行列。

  这些年她虽然没有测试过自己的玄力等级,但丁老头却说了她天赋异禀,如今的水平应该是一重玄师,所以这楚流霜在她的眼前真的不够瞧啊。

  要知道,玄者与玄师之间,差的是一个门槛。

  但其实,说实话,她这次带元宝回家,是想着低调的,不想惹事,怎么样也要给初次见面的沐家人留个好印象对不?可偏偏有人找事。

  “呵……”

  忽的,一声冷笑溢出,在这炎炎烈日下让人心头一抖。

  迟迟没有等来对方的道歉求饶,楚流霜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了,那母子二人当真好大的胆子,竟然将她忽视的如此彻底。

  很好。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么胆大的人了。

  楚流霜翻身下马,身后的人也都跳下马匹,跟在她的身后。

  气氛一瞬间冷凝了下来,似乎所有人都看出了楚流霜压抑的怒气,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每一个人都为花颜和元宝捏了把汗。

  楚流霜微抬着下巴,表情冷傲,高高在上,终于站定到了花颜和元宝的毛驴面前,看到那头黑白相间花纹的毛驴,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了面无表情。

  “本郡主说话,你们没听到?”

  楚流霜眯着眼,冷声问道。

  “唔?”

  花颜左右瞧了瞧自己的手,半点看不出小口子,儿子办事完美。

  “听到了又如何?”

  花颜头都没抬,反问了一句。

  周围当即响起一片抽气声,大概都是被花颜的大胆给惊到了。

  “放肆,竟然跟郡主这般说话,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楚流霜身后的人一声厉呵,双眼喷火的瞪着花颜,就要冲上前来,被楚流霜抬手制止。

  “退下。”

  她命令道,那男子退到楚流霜身后,但仍是双眼瞪着花颜,随时准备冲出来,体现出他作为一个跟随者的忠心耿耿。

  “抬起头来,本郡主倒想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竟敢这般与本郡主说话。”

  楚流霜冷冷开口。

  她在帝都横走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如此下她的面子,今日这母子二人可是当众打了她的脸,可她向来不是个冲动之人,所以才没有直接下令动手,必要先摸清对方底细。

  听到楚流霜的话,花颜哼笑一声,心道不知道那送信的马夫到了沐家没有,若接到信件,那沐家人可会赶过来?

  要知道,汝南王的女儿与康亲王的女儿,同为贵女,不过一个是皇帝兄弟的女儿,一个是功勋家族,皇帝亲封的异姓王的女儿,都是贵族啊。

  可眼前楚流霜身上的杀意已经倾泻了出来,虽然面上不显,这只能说明这女人很会伪装,隐忍能力也挺强。

  一声轻笑,花颜悠悠的抬起头,“郡主,有何指教啊?”

  她神色慵懒,眉眼潋滟,脸上看不出丝毫惧色,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红润的唇瓣宛如初夏盛开的芙蓉花,如此惊艳。

  “哇,这姑娘好漂亮啊。”

  “哎呀,我这个小心脏扑腾扑腾跳的厉害。”

  “都道流霜郡主是咱们大周的第一美人,可完全被这个姑娘比下去了。”

  花颜抬起眉眼,她身上有那种很勾人的气韵,只要不刻意收敛,那真的是极其的醉人。

  “小点声,被郡主听到了,剥了你的皮,这姑娘虽美,可儿子都那么大了。”

  “或许是弟弟呢?”

  “咦,这姑娘是咱们大周人吗?我怎么瞧着有点熟悉呢?”

  惊叹之声不绝于耳,过往行人都被花颜的容貌给迷的一呆,花颜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好,她对自己的盛世美颜造成的效果很满意。

  楚流霜的脸色这会儿是真的难看。

  女子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总是存了三分敌意,尤其是这个女子还丝毫不将她放在眼中。

  杀意自她的眸中一闪而过。

  楚流霜紧紧的盯着花颜,越看这张脸越不顺眼,甚至还有一丝熟悉之感,她眯着眼想了半天,灵台忽然间开了,眼前这个女人与她脑海中另一个她厌恶到极致的女子重合在一起……

  她是——

  沐、安、颜。

  楚流霜倒吸一口凉气,甚至没有控制住表情的瞪大双眼,退了一步,就连呼吸都粗重了。

  沐安颜,是沐安颜。

  没错,她怎么会认错,这个从小到大都让她恨极了的女子,她优雅、高贵,容貌倾城,天赋异禀,明明她才是真正的皇家之女,却永远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走到哪里,都被人拿出来比较。

  大周第一贵女是沐安颜。

  大周第一美人是沐安颜。

  大周天赋最好的姑娘,还是沐安颜,而她永远都屈居第二。

  她日日夜夜活在这个女人的阴影中,做梦都希望她身败名裂,坠下神坛,直到四年前发生了那件事……

  本以为这个女人死了,没想到竟然又回来了,可恨她第一眼竟然没有认出来!

  沐安颜,沐安颜。

  楚流霜的眼有些腥红,嘴角不受控制的抽动了几下,出了那样的事,竟然还有脸回来?很好,这是回来把脸送给她打啊。

  在短暂的震惊过后,楚流霜的胸口涌上的是快意和兴奋。

  沐安颜,你还有脸回来?你以为你还是四年前的沐家贵女吗?

  ……

  花颜看到了楚流霜的情绪变化,那种震惊过后的憎恨和厌恶,之后又转变成快意和兴奋?

  所以,花颜敢肯定,这楚流霜是认出了她沐家安颜的身份,但是这情绪转变的跟唱京剧变脸似的,而且这楚流霜与沐家安颜似是有旧怨啊!

  果然,下一刻就见楚流霜勾起嘴角,眉眼暗藏兴奋,开口道,“本郡主当是谁?原来是咱们大周国曾经的第一贵女,沐家失踪了四年的女儿啊。”

  楚流霜话音一落,四周的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大周国曾经的第一贵女,是谁?”

  “沐家失踪了四年的女儿?那是谁?”

  “哪个沐家?”

  “咱们大周只有一个沐家啊,汝南王沐傲天……”

  “什么?那她是……”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一声惊呼,“她是沐家安颜。”

  这一声惊呼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人群瞬间炸了,沐家安颜啊,他们的眼神落在花颜的身上,有嘲弄,不屑,惋惜,还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花颜皱了皱眉头,这什么情况?

  “什么?她是沐安颜?那个四年前在青楼与人苟且,又被未婚夫退了婚的沐家贵女?”

  从楚流霜的身后蹦出一个男子,睁大眼睛吼道,那神情既夸张又兴奋,一嗓子吼出,又引来了一大批人的围观。

  花颜嘴角的笑有一瞬间的僵住。

  四年前与人在青楼苟且,又被未婚夫退了婚,是说的她吗?不,是说的沐安颜吗?

  她坐直了身体。

  而此时,周围的人又多了不少,所有人都看向她,小声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沐安颜,真是沐家的女儿啊,据说失踪四年了,还以为人不在了,没想到竟然回来了。”

  “沐安颜是谁?”

  有不知道的行人小声问道,知情人士立马就开口了。

  “兄弟,一看你就是外地过来的,连沐家安颜是谁都不知道,她可是咱们大周国唯一的异姓王沐傲天的女儿,也是咱们大周国的第一贵女,未婚夫是咱们当朝太子殿下,可惜那是四年前。

  这沐家安颜四年前被发现与人在青楼苟且,名声跌落谷底,又被太子殿下退了婚,之后这人就失踪了,没想到四年后竟然回来了,不知道沐家还能不能接受这个不检点的女儿呢。”

  “啊……那她还有脸回来,沐家肯定不要她了啊。”

  “若让她进门,那沐家的脸往哪里放?沐家乃将军世家,两个儿子都身居要职,沐王爷也身受皇室器重,就这个女儿是唯一的污点,若是将这污点认回来,怕是要被人贻笑大方。”

  “听说沐家老大正在议亲,这沐安颜这时候回来,这不是给沐家添堵吗?”

  “可不是呢。”

  那些窃窃私语之声全部入了花颜的耳中。

  花颜的脸色越来越冷凝,她想过无数种回到大周帝都的情形,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与人苟且,被未婚夫退婚?说的是沐安颜吗?那个空谷幽兰般的女子,怎么可能?

  她的脑海中闪过那个女子悲泣不舍的眉眼,她撑着最后一口气里跪在她的眼前,告诉她,‘从今往后,她就是大周贵族汝南王的女儿。’

  可如今,她带着元宝回到大周,面对的是千夫所指,万人羞辱。

  怎么会这样?

  沐安颜,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么决绝的死去,是否与这些事情有关。

  她是天之骄女,有着天下人都艳羡的尊贵身份和婚事,怎会与人在烟花之地苟且?若说这里面没有阴谋,打死她也不信。

  而她经历了从天堂坠落地狱,朋友远离了她,亲人放弃了她,她孤身一人被逼远走他乡,生下孩子,被人追杀,死于雪谷,一颗化尸丸,尸骨无存。

  难怪她的眼神那么痛,那么恨,那么眷恋,又那么决绝……

  越想越痛,花颜只觉得心口处疼的她喘不过气,甚至白了脸色,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才缓和了一点儿。

  明明是沐安颜的经历,可是她却好像感同身受,这情绪来的莫名其妙。

  一抹,竟是满脸泪水……

  花颜有一瞬间的惊呆了,既元宝之后,第二次流泪,年轻时候她就发过誓,绝不轻易掉眼泪,因为那是无能的表现,可如今,她在替一个叫沐安颜的女子,痛、恨、委屈……

  “娘亲,你怎么了?”

  元宝瞧见花颜的异样,忙的出声。

  小家伙这会儿也是小脸惨白,眼中满是对她的担忧。

  花颜的心又是一阵抽疼,她伸出手摸摸元宝的小脸,轻声说道,“娘亲没事。”

  瞧着元宝惊慌却隐忍的眉眼,花颜心里针扎般的难受,那些话元宝也听到了,这小家伙会怎么想她?

  “元宝,你娘亲不是这样的人。”

  花颜低声说道,一语双关。

  元宝看着花颜,随后握住她的手,“娘亲,我知道,你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人。”

  话落,一双眸子瞬间冷厉冰霜,瞪向眼前夸张大叫的男子和楚流霜,“他们在胡说八道,诬陷娘亲,元宝才不相信他们。”

  听到元宝的话,花颜心下安慰,又摸了摸他的头道,“元宝,若是沐家人不接受你,娘亲便带你浪迹天涯可好?”

  楚流霜的话还有周围的窃窃私语之声尤在耳边,如今她并不知道沐家人究竟是什么态度,但若沐安颜当真是这般的名声,那沐家人怕是已经放弃了这个女儿了。

  花颜的心中已经不抱希望。

  “好,娘亲在哪里,元宝就在哪里。”

  元宝坚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花颜点了点头。

  楚流霜真切的听到了元宝喊花颜的那一声‘娘亲’,眸光瞬间大亮,她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子,那男子立马会意,紧接着又是一嗓子,“什么?这小子喊你娘亲,这是你的儿子?哈?沐安颜,你不仅与人苟且,你还生了个孽种?”

  这大嗓门落下,顿时所有人都看向元宝。

  元宝一张小脸一下子毫无血色,他没有哭,只是一双琉璃似的眸子恨恨的盯着楚流霜身旁的男子,一双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花颜心口疼的像被人砸了一锤,一声孽种让花颜杀意陡生。

  “你说什么?”

  花颜站起身,炙热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的面容冷若冰霜,逼人的锋芒直逼那名男子。

  那男子在花颜逼人的视线下心中一颤,脚下不自觉的退后一步,等反应过来顿时就有点恼羞成怒,当即又呵斥道,“怎么?你做了丑事还不让人说吗?我就是再说一百遍也是一样,孽种。”

  楚流霜在一旁,嘴角微微勾起,看到花颜这般受辱,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并未出声阻止,甚至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那男子得到楚流霜的示意,士气大涨,紧接着又大声调笑道,“沐大小姐,怕是连你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种吧,那不是孽种是什么?对吧,哈哈哈……”

  “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本公子府上还缺一名小妾,沐大小姐可有兴趣啊?哈哈哈……”

  他笑的放纵又大声,那一双眼更是带着淫秽之光落在花颜的身上,他身后的那些男子也都抖着肩膀颤笑,个个挤眉弄眼。

  “笑够了?”

  一片调笑声中,却忽听花颜出声,声音冷凉。

  “笑够了,笑够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