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9
Shadow

老师~能把跳d关了嘛渺渺 我成了班级的发泄玩具的

  前行的车猛然止住,差点撞上渺渺,但渺渺却没看见似的,摇晃着身子走到车旁,拉开了前座的车门,坐了进去,含糊道:“去我家。”说罢,便闭起了眼睛。

  等了一会,感觉车子还没开动的渺渺不由得转头,勉强睁开眼睛,看向旁边的车主。

  坐她旁边的是一个男人,只是那个男人的脸庞轮廓在她眼中很是模糊,不过她觉得,那应该是一张很英俊的脸。

  “送我回家。”她强调了一遍。

  “你家在哪?”一道清冷略带低沉的声音响起,犹如钢琴曲般的美妙,萦绕在渺渺的耳畔。

  她不由地睁大眼睛想看清楚身旁的男子,可却怎么都看不清楚,只好闷声道:“星海别墅区……不对!”

  她似乎想起什么,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懊恼,喃喃道:“那已经不是我家了,父亲不在了,我也就没有家了;父亲不在了,我也就没有家了……”

  渺渺的声音带着丝丝悲凉,她说着说着,竟闭上眼睛睡着了。

  睡梦中,渺渺感觉到有个人很轻柔的抱着她,这个怀抱很温暖,很安全,就像她小时候父亲抱着她时的那种感觉,她不由轻喃,“爸爸……”

  抱着她的人听到这一声呼唤,身子微微僵硬,脚步微顿,继而他皱着眉,将怀中的渺渺放在床上,正想抽离自己的手臂,哪知渺渺突然睁开了眼,醉眼朦胧地看着他,问道:“你是谁?”

  “哦,我记起来了,你是开车送我回家的司机。”渺渺自言自语道。

  男人抿唇不语,静默的看着她。

  “你长得真好看。你确定你不是女的?”渺渺歪着头看他,傻笑着捏了捏男人的脸。

  感受着她指尖的微凉,原城挑眉,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捏他的脸。

  另外,这女人说他是女的,这是在挑衅他男人的尊严吗?

  原城的目光中忽然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

  清晨,些许光线穿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房间,光洁如镜的白瓷地面上,清晰可见散落着凌乱的衣服。男女的样式都有。

  偌大而又舒适的床上,一个有着精致容颜的女子在睡梦中,忽地眉心紧皱,蝶翼般的睫毛微颤,似乎正在梦中经历着什么痛苦的事情。

  雪白柔软的丝棉被虽然极好的遮住了女子身上的美好。

  渺渺缓缓睁开眼睛,抬手揉了揉酸痛的额头,下意识就撑起身子,然而腿间猛地传来的疼痛,使得她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气,紧跟着全身一阵阵酸痛袭来,她整个身子这一刻竟像是快要散架了一般。

  脑中快速闪过几个零碎的片段,渺渺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想把脑海中的场景挥去,但当她看到身旁那男人英俊的面孔时,却最终还是无法掩饰自己脸上的懊恼。

  稍微思考了一下,渺渺忍着疼痛,蹑手蹑脚地爬下床,迅速穿好衣服,然后在手袋中摸出钱包,从当中抽出几张百元大钞丢下,随即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去。

  渺渺离开不久,男人就在床上坐了起来,不过目光中却是满满的怒气。

  其实在渺渺醒来时他就已经察觉,按照他的想法,既然这个女人能用这样的方式送货上门,那么十有八九都会事出有因。

  可是,当渺渺离开时,他才不得不承认,他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尤为让他生气的是,在那个女人离开的短短几分钟,他竟然开始想她了!

  嗯,不对!

  初初成为男人,想要女人,这很正常。并不是非她不可。

  他生气的理由应该是,那个女人竟然敢将他这么打发。

  实在是太侮辱人了。

  这笔账一定要好好和她算一下才行。让他辛苦了一个晚上,他的身价什么时候变的那么低了?

  竟然敢丢下几百块就跑。

  三年后。海城国际机场。

  一身白色简约连衣裙的渺渺,手中拉着行李箱朝机场出口处走去。

  她脸上的墨镜遮去了大半张脸,露出的部分,十分精致,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披过肩膀,尾部发梢微微翻卷,柔美得像一片璀璨的波浪。

  渺渺身上独特高贵的气质,使得机场中的人纷纷侧目注视。

  丝毫没有在意旁人投来的目光,渺渺一路走出机场,伸手拦了一辆车:“去星海别墅区。”

  司机有些迟疑地看着她。

  渺渺知道司机的疑惑,要知道住在星海别墅区的人,可都是一些富豪,而她既然住在星海别墅区,又怎么需要打出租车过去呢?

  看司机迟疑了半天,她有些不耐烦地挑眉,冷声道:“到底去不去?”

  “去,去,去。”那司机连声道。

  ……

  彼时,S市帝城企业的分公司顶层大楼,原城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S市大半风光。

  “叩叩。”敲门声突然响起。

  “进来。”原城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地响起,冷酷却好听得如同低沉而又美妙的钢琴曲。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走进来,看向原城,恭敬地朝他低头道:“洛小姐已经回到海城。”

  他的话音刚落,原城便转过身来,如夜空般深邃的黑眸看向那人,问道:“她现在在海城那里。”

  “正在前往星海别墅区的路上。”

  “准备直升机,我要立刻回海城。”原城再次望向落地窗外,好看的眉眼染上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笑意。

  你终于是回来了,那一晚的“服务费”你可是欠我很久了。

  ……

  半个小时后,在星海别墅区下车的渺渺,一路行走一路望着眼前熟悉的景象,内心忽然充满了惆怅。

  当初,她的父亲去世,那个女人和她的女儿霸占了父亲留给她的财产,夺走了本应该属于她的一切,让她堂堂洛家千金,一时间变成了落魄小姐。

  在继母和继妹的打压下,她无奈之下只好去了国外生活……

  停下思绪,渺渺看着眼前的别墅,眸光一点点变冷,伸手按下门铃。

  开门的是洛家的保姆李姐,她看到渺渺的瞬间,先是错愕,随即是喜悦。

  “小姐,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李姐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在洛家当保姆了,对她也很好,所以渺渺看到她,心中也有着看见亲人一般的熟悉感。

  “嗯。”她嘴角上扬,点头,而后看到随着李姐出来的女人时,渺渺的目光瞬间冷了下去。

  “是……”姚雪绣出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渺渺,本要问出口的话瞬间就咽回肚子,脸色同时也变得难看起来。

  “亲爱的继母,好久不见。”渺渺的声音像渗了冰一般寒冷。

  姚雪绣听到“继母”二字,猛然皱眉,大声怒斥道:“李姐,快把这野丫头给我撵走。”

  “可是这是渺渺小姐啊。”李姐道。

  “渺渺三年前就失踪了,她怎么可能会是渺渺?快把这不知道哪来的野丫头撵走,什么时候这星阳别墅区谁都给进了。”姚雪绣一脸怒气地瞪了李姐一眼。

  李姐看了看渺渺和姚雪绣,心中明白姚雪绣这是在为难渺渺,可她一个佣人,就是想护着渺渺也是无能为力。

  在洛家呆了二十几年的李姐无疑是最清楚洛家变故的知情人之一。

  当初洛老爷重病住院,就是姚雪绣母女阻止其他人通知渺渺,这才能霸占洛家的家业,事后更是将渺渺扫地出门。

  渺渺轻嗤,勾起嘲讽的笑容,从行李箱外面的夹层拿出几张照片,目光森冷地看向姚雪绣,道:“姚雪绣,洛家现在虽然是你在掌控,你可以不承认我是渺渺,但是你却永远都改变不了我洛家大小姐的身份,而且我有着无数种可以证明我身份的方法。”

  姚雪绣一怔,心下自然知晓渺渺是在威胁她,洛氏集团虽然是在她的掌控下,但如果爆出她不认洛家亲生女儿的新闻,不止她会遭到舆论的攻击,就连洛氏集团也会受到不小的重创。

  可是这又叫她怎么能够甘心!

  今日要是让渺渺进门,那么就等于她变相承认,谋夺了洛家的家业。到时候渺渺一出来说话,她也就只能乖乖的将洛家的产业双手奉还。

  这绝不可能,那可是好几亿的身家。

  虽然,因为她的经营不善,洛氏集团现在已经岌岌可危,经不起折腾。

  可是,她却同样很有信心,渺渺绝对不会亲手去摧毁她老爸一手创建的公司。

  既然这样,洛氏集团她又为什么要双手奉送出去呢?要知道,要是那老头留下的财产没了,她也就只能喝西北风去了。

  而且就算她将洛氏集团双手奉上,换来的也很有可能是渺渺的报复,那她就更加不能让渺渺如愿了。

  “呵,你说是就是啊?现在的洛氏集团虽然经不起风雨,很有可能会让你的谣言弄得更加不堪,甚至破产倒闭。但是,我们却绝对不会放任一个骗子走进我们洛家的大门。李姐,将这个骗子给我赶出去。”姚雪绣一脸淡定的说完,随即转身进去,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这一番话当中的讯息量当真不小,渺渺读懂当中的意思之后不由得看了李姐一眼。

  “……”李姐犹豫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小姐你也知道我不太懂这些东西,但是一年前开始,就经常有公司的董事上门来讨论公司的事情,所以二夫人说的十有八九都是真的,我还偶尔听到过他们吵架。”

  这是渺渺始料不及的情况,正如姚雪绣想的一样,她虽然不能容忍洛家落入外人的手里,可是她同样不希望洛氏集团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破产倒闭。毕竟那是她父亲毕生的心血。

  想清楚了当中的关键,渺渺狠狠地一咬牙,只能转身离开。

  ……

  父亲毕生的心血,不能由她来毁灭,那就只能暂时让姚雪绣代为掌管,但是,她一定不会让这个时间无限延长。

  走出十几步之后,渺渺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却也就是这一眼,让她的怒火瞬间到达了顶点。

  二楼偏东的房间此时正敞开着窗户,里面透露出来的粉色壁纸充满了少女的气息。

  “真是该死……你们竟然敢动我母亲的房间!”

  那是渺渺小时候和母亲一起睡的房间,自从母亲去世之后,这个房间便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任何人都不能进去,里面的摆设和家具也一如从前,从来没有改变。

  那个房间包含着渺渺对母亲所有的回忆,可是,现在……

  渺渺的泪水不由自主就朦胧了双眼,然后顺着脸颊滑落,摔成一片片悲伤的思念。

  一甩行李箱,渺渺发狂一样往回奔去,在李姐愕然的呼喊声中,一把拉开大门就顺着楼梯冲上二楼。

  来到记忆中的那个房间,渺渺毫不犹豫就推门而入。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

  这个房间,原先简约、温馨的风格已经完全改变,变成了洋溢着少女气息的粉嫩。

  原本沉稳雅致的水墨丹青窗帘,换成了现在的帅哥型男。

  高贵典雅的木床变成了不锈钢工艺大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