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29
Shadow

睁开眼睛看镜子里我怎么做 小东西看镜子我是怎么要你的

  且这批衣服均出自安都最有名的成衣店州锦楼的裁缝之手,所以造价极高。

  但想着这些衣裳都是穿在自己女儿身上,柳尚茹自然不心疼。

  可现在宋承载却让她将这些衣裳给宋清欢那个小东西,秒变猪肝色脸的柳尚茹心里已是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舍不得是一定的,可要是今日她不将它们给到宋清欢,宋承载和顾归一那儿她便无法交差。

  思及此处,柳尚茹的心情更是极其复杂。

  两人前脚刚踏进茹苑,后一秒门就立马关上。

  “二夫人这是准备灭我口?”宋清欢面色平静地走到椅子旁坐下来。

  “不,我们怎么舍得灭姐姐的口呢?。”突然,宋清荷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笑得极其渗人,吓了宋清欢一跳。

  紧接着宋清荷身边的仆人就扑了上来,将宋清欢手脚死死地按住,直到宋清荷手里的那颗黑色药丸塞入她的嘴里。

  “我们只是想请姐姐帮个忙而已。当然,你要是不答应也可以。”

  “七日之内,拿着焱归符到七王府找我换解药,否则你只能暴毙而亡。”

  “上一次母亲的毒药粉失效,这次我保证不会。”宋清荷话语里透露出十足的信心。

  宋清欢冷笑出了声,“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焱归符那么重要的东西,四王爷也是能给我的?”

  焱兵,是亦安朝最神秘的士兵,具体人数未知,真实身份未知,他们遍布在亦安的角角落落生活着。

  世人只知这些士兵武功高超,是亦安最具战斗力的兵。

  不到迫不得已的紧急关头,皇室不会召唤他们被众人知晓。

  而十年前,顾焱将他们分成了二十支队伍,自己留了十支,另外十只则分给了各个皇子。

  启用这些精兵的兵符便是以顾焱名字最后一个字加皇子名中间那个字命名。

  顾焱在立顾奈之为太子的时候,就已昭告天下,最后的皇位取决于皇子们的实力,并非一定由顾奈之继位。

  至于他手里的焱符则在定了继承人后,传给对方。

  所以对于顾琛想要顾归一的焱归符,宋清欢丝毫不意外。若是能集齐这些兵符,再加上自己暗自训练的精兵,逼宫这件事情难道不是手到擒来吗?

  “傻子就是傻子,他不给你,难道你不知道想办法吗?”宋清荷耻笑道。

  “那七王妃不如直接将办法告诉我,岂不是更省事?”抬起头的宋清欢,眼睛里充满了挑衅。

  被问住的宋清欢表情窘迫,但很快就恢复,“办法我肯定有,但我凭什么告诉你这个贱人?”

  “当然是因为你这个贱人,并没有办法。”宋清欢满是嘲讽的回答道。

  “你叫我贱人?”宋清荷目瞪口呆的看着宋清欢。

  “既然我是贱人,别说你了,连你娘都是贱人。不是吗?”

  “竟然敢指桑骂槐,今日我要是不替老爷好好教训你一番,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是我丞相府没有规矩。来人,给我掌嘴!”见女儿被怼,柳尚茹立马站出来,递了一个眼色后,站在一旁的张嬷嬷立马凶神恶煞的朝着宋清欢走过去。

  这个张嬷嬷仗着自己是柳尚茹最得宠的下人,这些年可是没有少帮她干坏事,尤其是在虐杀宋清欢这件事情上。

  可她不知道,宋清欢已不是昨日的宋清欢。

  睚眦必报才是现在的她……

  “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畜生,你对我做什么了!”张嬷嬷刚靠近宋清欢,膝盖就因为强烈的刺痛感而直接跪了下去。

  宋清欢冷冷的笑了,抬手就是啪啪啪的几耳光,张嬷嬷的脸肿得犹如发胀的面包,耳朵里更是嗡嗡作响,丝毫反抗力都没有。

  “你区区一个下人,也敢教训我?果然这丞相府还真是二夫人一人独大呢。”

  下一秒张嬷嬷的脖子就被宋清欢徒手拧断,出手快准狠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一群没用的东西,傻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想和她一样下场的,尽管来。”宋清欢嗓音一沉,眸光当中的寒意与张嬷嬷的惨状让这群拿着刀的仆人,脚顿时就像灌了铅般沉重,不敢再往前半步。

  “废物!”脸色铁青的宋清荷走过去,抽过刀砍向宋清欢。

  然而刀还没有触及到宋清欢,她却手腕一软,看着宋清欢捡起刀,步步逼向她,宋清荷惊呼出声,“你这疯子,你要做什么!”

  宋清欢的手里的刀,一刀接着一刀的在宋清荷脸上划着,直到她的脸鲜血淋漓,嫩肉外翻这才收手,“这只是开始,昔日—你们作过的孽,都会加倍还到你们身上的。”

  “我的脸!我的脸!宋清欢你这个疯子,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宋清荷双手捂脸,撕心裂肺的叫着。

  “来人!来人!给我杀了这个疯子!”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柳尚茹的预料,她没有想到宋清欢这个傻子竟然敢反抗,现在还将自己的女儿毁了容。

  宋清欢的操作令她傻眼,等到反应过来时,宋清欢已经踏出了屋子。

  更让柳尚茹惶恐的是,她意识到:宋清欢这些年的傻全都是装出来的!

  “倒油!”宋清欢挥手召来侍卫,将事先准备好的油开始一桶接着一桶的泼向茹苑,结束后拿过火把丢了过去。

  随即,熊熊烈火蔓延开来。

  木料燃烧的噼里啪啦声,仆人的尖叫声,宋清荷声嘶力竭的哭声,柳尚茹崩溃的怒吼声,让安静的丞相府变得热闹无比。

  “宋清欢,你这个疯子!”

  宋清欢自然没有疯,离开丞相府前她也没忘,去施池苑拉上顾归一。

  等到下人来报发生在茹苑的事情时,两人早已出了宋承载的可控范围。

  “王妃可开心?”在听到宋清欢说她将宋清荷毁容以后,顾归一面露笑意。

  宋清欢却有些担忧,因为原计划里只有纵火一事,“得罪顾琛会有什么下场吗?”

  “宋清荷拿刀捅你在先,王妃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

  “难不成闭上眼睛,直接让她捅死吗?”语气平静的顾归一没有丝毫的责备。

  原本以为顾归一的那些蜜语甜言不过是说说而已,但没有想到触及到了利益权势的时候,竟然也是如此。

  宋承载和柳尚茹带着侍卫里三层外三层的将亦王府围起来时,回到亦王府的宋清欢正躺在清欢楼里,认真的剖析着令她愈发捉摸不透的顾归一。

  “小姐,不好了!”笙歌跌跌撞撞的冲进来,拉着宋清欢就往归苑逃。

  “怎么了这是?”宋清欢手里的笔还不及放下,人就已经被拽了出去。

  “丞相和二夫人带着侍卫过来了,让亦王府的人把你交出去,不然他们就要踏平亦王府。”因为惧怕,笙歌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小。

  听到笙歌这样说后,宋清欢立马转身,朝着亦王府的大门走去。

  笙歌慌了,“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宋清欢笑了:

  “送死。”

  哭得妆都花了的柳尚茹见宋清欢出来,“贱人,我今日非得取了你的狗命不可!”

  “混账东西,你现在简直无法无天了!竟然敢把你妹妹伤成那般模样,看我今天不把你碎尸万段!”宋承载啪的一巴掌,甩向宋清欢。

  倒在地上的宋清欢伸出手,擦了擦嘴角,鲜血的味道立马在口腔蔓延开来。

  她抬头,冷冷的看着宋承载,眸光当中满是讥笑,“她毁我容,还将我打的半死时,父亲怎么没有替我说过一个字?都是你的种,怎么差别就怎么大呢?”

  “这些年,柳尚茹母女怎么对我,丞相府的下人怎么对我,你怎么对我,众人皆知。”

  “所以,从嫁入亦王府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和丞相府恩断义绝了。无论今后我是死是活,是发疯还是报复,都轮不到你们来教训!”

  语毕,宋清欢抬起手给了柳尚茹响亮的两巴掌,“这两巴掌是还你刚才那一巴掌。”

  “老爷,这个贱人竟然打我,她打我。”柳尚如的哭声顿时更加的撕心裂肺。

  见宋清欢不仅没有任何畏惧,还敢反抗,宋承载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反了你!来人,给我拿下宋清欢!”

  他清楚的知道,宋清欢这个逆子越来越难拿捏,所以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早日送她离开这个世界,以绝后患。

  “我看谁敢动我?四王爷不会放过你们的!”宋清欢厉声道,心里已将还没赶来的顾归一骂了千万遍。

  四王爷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傻子跟整个丞相府抗衡?侍卫们哈哈大笑。

  擒住宋清欢后,立马绑起来丢到了宋承载的脚边。

  “大胆刁女!你不知廉耻,心狠手辣,连自己母亲和妹妹都敢下毒手。今日我就要替天行道!”宋承载拔出腰边的剑,指着宋清欢的喉咙说道。

  “宋丞相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趁我不在,伤我夫人!”剑刚触到宋清欢的脖子,还来不及刺入就被顾归一挑起,落下时负责控制宋清欢的侍卫人头也已落地。

  滚烫的鲜血喷射而出,顾归一伸出手捂住宋清欢的眼睛,“别怕,除了本王,谁都别想动你。”

  “四王爷这就有些不讲理了,她伤了七王妃,烧了茹苑。难道我这个当爹的还不能惩罚她了是吗!”宋承载目光定定的看着顾归一,质问道。

  顾归一转身,“对,因为她是我的人。”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四王爷这是在纵容她,为虎作伥!”双方陷入了僵持当中,宋承载虽说带了很多人,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这要是传出去,性质可就变了。

  “四王爷今日若是不交出宋清欢,那我只好向皇上禀报,由皇上做主!”

  顾归一不得宠,是亦安朝人尽皆知的事情,所以宋承载自以为很好的拿捏了这个软肋。

  却不料顾归一丝毫不受威胁,“本王乐意!”

  “正好本王也正想找父皇聊聊,关于前些日子王妃在丞相府受到的那些虐待,本王该如何与你们算这笔账!”

  “那请问四哥,七王妃这笔账四哥和我又该如何算呢!”

  顾琛愤怒的声音突然在此时出现,看着他身后黑压压的士兵,宋承载露出了的笑容。

  最受宠的七王爷,与最不受宠的四王爷。